奇人怪事

醫療奉獻獎 來不及領取 來不及領取醫療奉獻獎的她,在日據時代擔任嘉義縣溪口鄉第一屆公職助產士,奉獻大半輩子,近半世紀接生生涯,以雙手迎接數千個嬰兒來到世界,見證台灣百年助產史。 張新春的兒子張伏龍說,他與媽媽在溪口街上,常有鄉民走過來說:「我是阿嬤接生的」,還有人說:「我家兩代都是阿嬤接生」。包括前國安會副祕書長張旭成在內,60、70歲以上溪口人幾乎都是她接生,她的5名孩子則由丈夫接生。 赴日學專業 返鄉當產婆 張新春3歲喪父,在物資貧乏艱苦年代,獨立刻苦,15歲隻身北上,在台北蓬萊產婆講習所讀1年助產、2年護理,考取助產士及護士執照,20歲執業後,又赴日本研讀助產醫學,返鄉服務,是台灣最早的專業產婆。 張新春任職溪口庄(鄉公所),嫁給當庄長(鄉長)出身望族的醫師張進國,生育2男3女,張進國開設存仁醫院,當時「醫師交產婆」傳為美談。 不收接生費 代付轎夫錢 「接生不能挑時間,再危險的天氣都要出門!」在醫療及交通落後的偏僻溪口鄉,新生命報到都得靠張新春,她說,產婦臨盆處於生死交關,「熬得過麻油香,熬不過就四塊板!」 有一次颱風天淹大水,產家雇兩名轎夫到門口叫她,她硬著頭皮拿接生工具摸黑上路。轎夫帶她渡過湍急溪水,順利抵達產婦家,接生出新生兒,她發現產家窮苦,不收接生費,還代產家付錢給轎夫,並煮隨身帶的雞蛋給產婦吃。她說「艱苦人的錢,阮收不下!」